当前位置:首页  民族宗教

基督宗教研究的中国化发展及其宗教学定位

文章作者:微言宗教 文章出处:微言宗教 发布时间:2019-04-20

在中国近代史上,对于基督宗教的存在与传播不乏一些零星的考证,但基督宗教真正作为一个学科的出现可能要迟至20世纪80年代初,以一些高校和研究机构成立宗教学这个专业作为开始。经过文革的人们,应该如何来重新认识宗教在社会中的合理存在?首批基督宗教研究的学者在论证了此合理性的同时,也给予了宗教政策以合理性支持。学者们论证依据便是基督宗教是西方文化的一种表现形态。尽管对于宗教的负面评价仍具相当影响力,但此时学者们已经成功将基督宗教转化为一种外来文化或西方哲学的一部分加以引介,西方宗教文化导论、西方宗教哲学类的著作接踵问世,成为20世纪8090年代之交引人关注的一股学术热潮。一批拥有哲学、文学及外语学科背景的学者主导了这一研究潮流。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基督宗教这一学科也在研究西方文化热潮中逐渐在宗教学,乃至人文学科中站稳脚跟,大批年轻学子、青年学者纷纷加入到这一研究队伍来。如果说在前一阶段,基督宗教信仰与学术研究是沿着两条独立的路径进行的,此时,两者的交汇开始显现,其中的粘合剂多发自日益频繁的国际学术交流,这其中海外的基督宗教研究机构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基督宗教学界的对外交流自90年代初得以普遍展开。视野的开拓、研究对象的接触让学者们很快认识到基督宗教并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应该成为一种信仰,应该从信仰本身对其加以研究。基于神学教义和信仰本身的诠释在这个阶段成为基督宗教研究的主流,神学关注的话题、教会关注的主题成为基督宗教学界研究的对象范围,大量的神学著作、教会史著作成为基督宗教研究的素材。基督宗教研究因为这种立场的转变及其国际交流的视角达到一种外表的繁荣,这种将“基督宗教作为一种信仰”的研究持续到21世纪的前十年。直到将基督宗教作为一种社会团体的研究倾向出现,这个阶段以社会学、人类学方法的出现作为标志,基督徒作为社会群体中的个体、教会作为社会团体中的一员,其认信体验、运作机制、社会功能、信仰价值得到深入剖析与周密审视。基督宗教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对象”,目前这一研究趋向已经逐渐放缓。基督宗教研究学科起步较晚,三个阶段的成果往往交叉重叠于整个学术界的研究,让中国基督宗教的研究呈现出一种多元化的面貌。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学者对于中国现实问题及处境本身的关注,基督宗教研究在此领域必将摆脱外在的社会学、人类学单一的方法论进路,进入一种深层次的理论思考,在这种发展趋向中,中国基督宗教思想史的研究将成为热门话题。

二、立场与目标

宗教学的学科方法强调宗教研究的客观性、公正性,正所谓“只知其一,一无所知”,宗教学应该通过不同宗教比较、不同境遇相互参照、将具体宗教置于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中,运用跨学科的视阈来研究宗教问题与现象,探讨宗教发生、发展的一般规律。通常来说,作为主观的人进行客观研究时,脱离不了辩证的和历史的这两个维度,基督宗教研究是宗教学研究的重要门类之一,人们要正确认识其发生、发展及未来趋势自然离不开历史的、辩证的原则和方法,这些原则和方法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对于基督宗教的认识和研究应该结合其产生发展的社会关系;辩证地看待基督宗教作为人类的精神信仰现象在人类发展史上的正负社会作用;科学理性地看待其教义教理。脱离了这种辩证、历史的研究立场,基督宗教研究必将失去其客观立场,也失去其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利器。同时,在研究过程中,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社会关怀视角、综合性视角以及学科整体发展的视角至关重要。

(一)基督宗教研究应具备社会关怀视角

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不仅仅是满足人们的求知欲,不仅仅是陶冶性情的闲情逸致,更不仅仅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还应该有其社会关怀的视角。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术界有关基督宗教的研究成果颇多,学术会议相继举行,论文集更是一本接一本的问世,是不是这些努力只是为了呈现学界的研究现状,仅仅记录学者们对于某一问题的考证、分析与诠释,还是想尽力弥补基督宗教研究这个学科在人文学科发展中的劣势与不足。事实上,每一位参与基督宗教研究的学者都很清楚,在梳理、考证、分析、调研、写作的过程中,他们参与到了一种意义的构设,基督宗教与个体的福祉、与社会的和谐构建、与文化发展格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既体现于基督宗教在中外发展史中的脉络流变、也体现于基督宗教在中西文化交流交融中的地位与作用、亦体现于基督宗教在中国社会中的现实存在与发展。无论是理论的探讨,历史的考证,还是文本的探索,亦或田野的访谈,学者们总是力图探究基督宗教在其所处历史背景、社会文化中的“真”,寻找“真实”背后所蕴含的文化及社会意义,即其善的维度与内涵,并怀抱一种美好的预期畅想基督宗教及其研究在未来的种种可能。从这点上说,基督宗教的研究者都是理想主义者。

(二)基督宗教研究应是综合性的、跨学科的

精神实质虽为一,表现形式却是多样的。孤立的基督宗教研究是不存在的,无论是历史,还是文本,无论是人物还是现实领域的研究,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基督宗教是一种社会文化脉络中的存在,是政治考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信仰基督宗教的信徒又是公民中的一员,这一切决定了基督宗教研究无法静态孤立的进行。在中国的特定语境中,这种综合性表现得更为突出。举例来说,基督宗教研究成果往往成为政府宗教工作部门参考的重要资料,通过这些研究他们分析基督宗教在中国社会历史中发展的规律、定位区域基督宗教在整体格局中的存在,预测其未来的发展格局及走向;反之,其政策走向又将影响到基督宗教在现实社会中的存在样貌,这种影响又会反作用于学界的基督宗教研究,成为学者关注的主题。同时宗教政策也会影响到学术外在制度层面的构设、研究方向乃至成果出版。学者们的努力在改变着基督宗教存在样貌的同时,也在改变着自身及学科的发展处境。脱离基督宗教本身研究的宗教批判毫无根据,反之脱离基督宗教所处政治文化环境的研究,也注定会成为无源之水。鉴于此,努力建构政、教、学三界交流的学术平台对于中国语境中的基督宗教研究就显得十分必要。宗教学研究某种程度上面临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及“隔山看山”的两难,学者很难获得第一线的宗教工作经验,同样当你研究教义教理时,学者又不可能参与到信仰体验中,任何一种体验某种程度上都反映了站在其立场上的真实性、对某一主题的看法,在学术研究上往往起到一定的互补性。学术理论只有应用到具体的宗教工作实践中,以及付诸对信仰的观察及研究中才能检验其有效性,才能做出客观公允的评判,而政、教界则可获得学界的支撑及理论的升华。无论是政界、还是教界,均储备有很多研究人才,突出表现在语言的禀赋、文本研究、教义神学研究等方面,政界的优势在于宗教现状的研究、政教政策的领会以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研究。这些研究力量的整合对于中国学界对基督宗教的研究无疑是件幸事。

另外,人类精神现象的多样性决定了人的超越性信仰同样多元。基督宗教信仰便是其一。宗教学作为一门学科,本身便有比较研究的意味。只有在这种比较研究的基础之上,宗教发生、发展及未来趋势的基本规律才得以总结和呈现,基督宗教只是宗教学研究的一个对象,而不是目的,从学术层面来说,通过对基督宗教这一信仰现象的研究,我们旨在丰富宗教学的学科方法及体系,因此对于基督宗教的研究需要与其他宗教信仰的研究相互借鉴、贯通,不但如此,还应该将基督宗教置于其所处社会文化处境中加以分析、了解,进行一种跨宗教跨文化的研究,而不是就宗教本身谈宗教,陷入一种神学研究的藩篱,基督宗教的研究不能因为基督宗教与其他宗教分殊而将自己孤立。宗教的产生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历史遗传、文化处境、艺术表现、政治制度、法律形态的影响,因此基督宗教的研究还应该引入多学科的方法,社会学、人类学、政治系、法学、历史学、考古学、语言学、心理学、文学艺术均能成为基督宗教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基督宗教研究应着眼于学科整体发展

研究基督宗教的学者应始终反思这样一个问题:究竟基督宗教研究的学科属性是什么?如果有关基督宗教研究的历史性考察只是历史学、考古学的一部分,对于基督教思想的研究只是哲学的一个门类,对于其个体及团体的追踪、审视、评价只是人类学和社会学研究的对象,或者基督宗教只是政治考量的一种因子,那么基督宗教研究这个学科也就沦落成因着各个学科的施舍而拼凑起来的“临时建筑”,其交叉学科的实质似乎根深蒂固。终有一天这一建筑会因为缺乏发展的根基而土崩瓦解。对于基督宗教研究来说,这一属于自己的体系、学科方法究竟何在?基督宗教蕴含的精神义理是人类精神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镶嵌在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长河之中,它的核心义理、处境嬗变、未来发展决不能仅仅从一种对象性的角度进行发掘,还应该在特定的文化格局中进行内蕴式的反思。历史的研究将演变成内在思想史的探讨,社会学、人类学在将基督宗教作为研究对象的同时,更因为其不可或缺的终极视阈而获得自身的方法论升华,而作为哲学一部分的基督宗教研究将转向为从社会文化格局中的个体生存处境出发的基督宗教哲学反思与考察,而非单纯思想个案和概念的表述与阐释。事实上,这一学科的自觉性与主体性在最近几年已经开始显现了,并在不久的将来开花结果,这预示着中国基督宗教研究某种意义上的重生。

中国的基督宗教研究已经跨越了以翻译介绍为主的阶段进入一个独立的方法论建构转型时期,研究队伍在日益壮大的同时,也日益年轻化、国际化,研究内容涉及教义思想、重要人物、历史文献、经典研究等方方面面,研究方法涉及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心理学、哲学、文学、法学、等多个领域,形成了诸多交叉学科,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诸多有待研究的学术领域,有待整合的研究力量及方法,有待阐明的学术立场以及亟待构建的学术平台,面对这些新文化、新动态、新挑战,中国的基督宗教研究者应基于宗教学研究的经验与现实,结合中国具体的社会文化处境,努力构建中国基督宗教研究的学问体系及学科方法,为丰富中国宗教学学科发展,为民族团结、社会稳定、文化繁荣贡献应有的力量。


郑州财经学院 联系电话:0371-86650005 86650006